天空中划过の流星⭐

请点开♡

是流星/无月
怎样称呼都可以

目标上海交大⭐

我本可以忍受黑暗
如果我未曾见过光明

(安雷)不可辜负

刚刚错tag了。。我好傻qwq
这边是重发

关键词——音乐喷泉广场,一个人喝的烂醉一个人清醒,咬手指

抱歉很短∑

雷总是安安的,ooc是我的

——

广场上月光皎洁,夜深了,只余下两人在棕色的长椅上。

23:55:00

离度过这天还有5分钟

5分钟。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。

说长,仿佛看着面前潮红的脸度秒如年。

说短,安迷修确认为怎么也看不够。

他像颗星星,不是挂在天空安分守己发光的那种,而是流星,燃烧着自己去追逐光热,去追逐短暂的闪耀,让人觉得虚幻。

让人...够不到。

安迷修花了30秒的时间去想,

花了20秒去看,

花了10秒钟去做决定,自己应该在这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去做些有意义的事情。

而接下来的3分45秒安迷修打量起了眼前的人。

因醉酒意外乖巧的雷狮,轻轻蹭着安迷修的胳膊,和性格截然相反的是很柔软的发丝,扎在皮肤上,痒痒的,也扎在面前人的心上。

——

紫眸中浑浊不清,无意识的咬着手指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的小毛病,雷狮却一直改不掉。在外人看起来很丢人的小动作,在安迷修的眼里却只能凸显出他十分的...可爱。

可爱....安迷修念叨着

自己怎么会想到这个词?明明平时眼神里都带着浓重的鄙视意味,说着看到鶸就要踩的话语,被小迷妹们喊着霸气....和可爱截然不同。

大概是,情人眼里出西施?

安迷修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个彻底。

——

安迷修暗恋雷狮这一点啊,除了雷狮之外,全年级的学生几乎都知道,无论男女。

而本人却并不知情,每次和雷狮起了争执而僵持时看到旁边偷笑的女同学都会很诧异。

而当安迷修以疑惑的眼神看向她们时,女生们会一致叹道可惜了。

而现在,他毕业了,安迷修终于也明白了,原来自己表现的有那么明显么,他揉了揉自己的头发。

本来就不够整洁的头发被弄的更乱了,风吹过发梢,带来阵阵凉意。

——

雷狮不知道什么时候清醒了几分,眼前的景物还有几分朦胧。

蓝绿色,雷狮努力睁开了眼睛却陷进了一片绿色。

他揉了揉眼睛。

雷狮以为自己看错了,安迷修不应该在这里,今天.....今天他应该已经不在这个小小的一方天地了。

就在上次告别的时候,他说他要去别的地方,是啊,他不应该停留在这个小镇子,他适合更广阔的地方。

捏了一把面前的脸,触感应该是真的,轻叹了一句不是梦。却换回一句那你捏我干什么?

清楚眼前的真实之后,雷狮又恢复了以往的语气,理所当然的说了句我愿意。

回应他的是安迷修的微笑。

——

你不应该在这的,雷狮以一种极为平静的语气和他说。

他不应该放弃这个宝贵的机会。

他们沉默了5秒。

“没关系,你不用回答我”

或许是醉酒的原因,雷狮一反常态,说出了这几个字。

转过身去,雷狮打算离开。

安迷修看着渐行渐远的身影愣住了。

——

10秒,他坚定了自己的决定,向那个方向追去。

3秒,他追上了雷狮。

雷狮转过身来,安迷修用了这一天的最后2秒。

“我不走了!”

“我不要什么前途!我只要你!”

——

宁静的广场上多出了一份声音,本不算吵闹的音乐却格外突兀。

喷泉随着节奏喷出,清水映着月光。

两人在月下拥吻



end

——

ps:私设喷泉整点喷水。

解释下设定就是安哥获得了个留学资格没去,狮狮不是成绩不好是因为这个资格是老师安排的,所以就。。×

尝试下这种形式,我没想刀来着∑

——

既然看到这里了,

小剧场:

狮——你是不是在我睡着的时间揩我油了?

安——我没有(心虚)是你自己...

狮——不管怎样,今天你要让我摸个够

然后他们就摸了个遍(咳咳)
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(1)
热度(22)
©天空中划过の流星⭐
Powered by LOFTER